博亿发改名字了吗,空中马拉松!世界最长商业航线SQ22空客A350商务舱体验

2019-12-28 10:42:54  

博亿发改名字了吗,空中马拉松!世界最长商业航线SQ22空客A350商务舱体验

博亿发改名字了吗,最近我回了趟国,去程感受了还差了点火候的东航头等舱,回程绕路新加坡,体验了一番新航a380的新款头等舱套房,新加坡圣淘沙的w酒店,最后搭乘世界最长商业航线——新加坡到纽瓦克的商务舱回家。本篇文章就是这条世界最长航线的商务舱体验。(sq22 新航新加坡—纽瓦克)

新加坡到纽约(纽瓦克)的直线距离为9,534 mi,15,344公里,预计飞行时间17小时50分钟(实际飞行时间因为风向会有所增减)!这条航线新航以前由全商务的a340执飞,但因为a340是超级油老虎,使得这条线入不敷出,最终被取消——因此有时候飞行距离并不是一条航线能不能成的唯一因素,是否能赚钱才是关键。

sq22飞跃北极的航路

为了实现这么夸张的飞行距离,空中客车特别打造了堪称“人类工程学精华”的a350-900ulr客机(ulr=ultra long range)。和普通的a359相比,ulr亚型能够携带更多的燃料,因此在满载荷下可以不间断飞行19小时,最长飞行距离为18,000公里,真可谓丧心病狂。另一方面,新加坡航空对于新加坡—纽约这样的空中马拉松,也直接砍掉了经济舱(18个小时的经济舱……太惨了),只留有67个全平躺商务舱和94个2-4-2布局的超级经济舱。这可以说是业内最为独特的一条航线,自早些时候新航宣布复航sin-ewr以来,我就对其翘首以待。

本次飞行花费92,000新航krisflyer里程和少许税费(无yq)。预定时其实waitlist了两趟,然后七月底的时候突然都clear了。这趟航班的超级经济舱基本上都有saver票,而商务舱saver级别的里程票基本上都要waitlist。但好在我看这趟商务舱的clear几率似乎还比较高。所以时间比较灵活的话多waitlist几个,总能clear。接下来我们进入飞行体验。

sq22的起飞时间是新加坡当地时间凌晨0点40分,经过17小时50分钟的飞行后,计划于美国当地时间早上6点30分到达。不过这是冬令时之前的排班,现在的话到达时间要提前一个小时。我下午四点从w退房后,去新加坡市区转了转,吃完晚饭,在鱼尾狮公园公园附近放了一圈无人机,最后八点多钟坐轻轨来到新加坡樟宜机场。

樟宜机场屡获殊荣,常年在诸多“世界最佳机场”的评价列表上名列榜首,确实内部的设计很棒。

樟宜机场的安检设在登机口,因此经过出入境之后就来到了中央大厅。

买买买自然不用多说,这里还有4d电影院和蝴蝶花园,难怪crazy rich asians当中rachel在到达樟宜机场后会发出“wow~”的赞叹,并吐槽纽约的机场(我猜特指lga)就像来自第三世界一样……

在新航商务舱休息室小睡了一会之后,我出发前往登机口,靠近这边基本上就没有啥店铺了(咦下图的小姐姐为啥盯着我看?)。

过安检很迅速,毕竟这趟航班人再怎么多也就不到200人……有意思的是虽然出发前往美国,但并没有像在其他地方那样接受二次安检。

登机!新航a350-900ulr有三个cabin,前面两个是商务舱,超级经济舱在最后。其中最前方的商务舱只有5排,私密性绝佳,而中间的商务舱有足足11排!有条件的话建议大家坐前舱,通常来讲会更安静,但我订到票的时候前舱没有靠窗座位了,我就选了位于中舱靠窗的20a。

来到我的紫薯色座位,经典的新航商务舱——极为宽敞的座椅,但牺牲了太多脚部空间。

中间的两列的座椅不能铺成床,中间有一个小挡板,可以用作屏障。

现在新一代飞机(例如787、350)头顶上方已经没有出风口了。

入座,可以看到新航商务舱很受诟病的一点:座椅的脚部空间太窄了。

有多窄呢?看下图的演示,并且请忽略我看起来得有两米长的腿。

另外我要稍微抱怨一下的是,正坐的姿势下,屏幕离人太近了,加上屏幕又很大,看久了不是很舒服。把座椅放平变成床之后会好很多。

可以看到座椅前后间隔只有两个舷窗距离,的确有些局促。我个人的经验之谈是,三个舷窗的距离基本保证舒适,如果能有四个舷窗的距离那就非常宽敞了,例如latam的787以及国航的330。

好在座椅的储物空间比较多,下图中黑色的是镜头的遮光罩,直径大约是97 mm,大家可以由此比对一下储物间的大小。

身后也有放置小物件的地方,但东西放这里,降落的时候会滑出来。

脚踏下方有专门的放鞋处,这个设计很实用。

说起鞋,不得不说新航在备品上有一点抠门,这么长的航班只发一双拖鞋和眼罩,没有睡衣,而且现在还没有看到洗漱包。

航班配备的耳机看起来像bose,但找不到任何商标。

耳机接口在右侧的扶手上,这里也是座椅控制的中枢。

入座后不久空乘送来起飞前饮品,选了一杯果汁,具体是啥忘了只记得口感酸酸甜甜的好喝。

喝完之后又送上热毛巾,这时候登机已经结束,差不多要准备起飞啦。

起飞过程我就没照相了。航班配备wifi,商务舱好像可以免费用30 mb流量来着,显然是很吝啬啦(对比阿联酋航空头等舱直接不限量),而且我只成功登陆一次,然后手机休眠了一会,断开了连接,自此之后打死也连接不上了……

飞平之后开始夜宵(supper——这还要感谢这篇文章下面读者的回复,新加坡语境中dinner和supper不一样),本次航班的菜单和酒单附在文后。但sin出发可以选择“book the cook”,我也提前选好了两顿饭,具体菜单大家可以点我。第一顿夜宵选择的是“classic lobster thermidor”,使用的是澳洲龙虾。

注意第一顿相当于是新加坡的半夜,纽约的中午。第二顿是新加坡的早餐,纽约的晚饭。有不少人对这个餐饮的时间安排颇有微词,认为打搅了机上睡眠(第二顿饭的时候客舱会比较吵,也会亮一点)。仔细想想好像这个设计确实不适合倒时差——如果要按照纽约时间的话,第二顿或许可以再早点,然后留出10个小时睡眠时间为好。但对于新加坡时区的人来说这个安排比较符合生物钟,相当于第一顿饭吃完后睡觉,然后起来吃早饭。不管怎样,吃完第一顿后客舱灯光迅速调暗,大家也纷纷进入睡眠模式。

因为新航座椅铺床比较复杂,需要把靠背向前放,所以得依靠空乘帮忙。吃完饭之后空乘忙前忙后帮旅客铺床,辛苦他们了。我趁这时去了趟厕所。

虽然新航没有配备个人洗漱包,但厕所里有很多备品。

回到座位上,床已经就位!这个腰部以上的横向空间真是没得说。

从后往前看,腿部空间就很憋屈了,这意味着睡觉的时候基本上是弯着的,如果要蜷脚的话只能身体向右(同理坐在最右侧座位就只能向左)。大家如果对睡姿很在意的话需要留意下。

躺下来之后的状态,可以看到脚已经完全伸入到脚踏底端了(我身高180),基本上没有什么自由活动的空间,后来我改为侧躺,把脚蜷缩了起来,畅快不少。

为了倒时差,我第一程没怎么睡太久,而是先看了一遍《复仇者联盟3》,然后稍微眯了一小会。大约飞到一半的时候我开始点餐,这次我预先选择的主餐是“poached egg served with hollandaise sauce”,看描述就和本尼迪克蛋差不多,但实际上了菜才发现和我预想的有点不一样……头盘小菜是烤鸡肉和牛肉串。

蟹肉沙拉,分量很小,蟹肉更是没多少。

我的主餐来了,这个蛋煮得确实有点不怎么上相……口感的话也有点煮过头,总之不是非常让人满意。

吃完主餐之后是餐后甜点和水果环节,右边盘子里的是几个完整的桂圆,新航餐后水果都特别实诚,一整个一整个的送。

飞行过程中,全程客舱都是很昏暗的状态,空姐也让大家把遮光罩放下。吃完饭之后我偷偷打开遮光罩往外瞟了一眼,似乎恰好是日出时分?其实我也不知道飞到了哪。

另外,还记得一开始登机的时候我说没有看到备品么?吃完第二顿饭后空姐开始了洗漱用品的发放……而且还是自选的,我就拿了个护手霜和唇膏,以及牙刷牙膏,装在右侧的袋子里。除此之外还有袜子耳塞之类的,我就都没要了。回想一下这样确实可以减少浪费(洗漱包里我觉得有用的其实也就下图这三样),还是值得肯定的!

吃完第二顿我就开始猛睡了,毕竟我的目标是第二天落地之后白天还能去工作(我的确也做到了!),于是一口气睡到降落前十五分钟醒来,这时候客舱灯光已经调成日出模式。距离降落这么短,肯定就没能点吃的了(自己先回家热了碗粥)。

降落时间大概是六点多,我们从北往南降落,我坐的一侧正好可以看到东边的曼哈顿。

降落之后我们停靠在了b航站楼,入海关速度可谓非常非常之快——因为太早了,整个入境大厅基本上没人。总结一下,可以想象这趟航班的根本目的还是服务纽约和新加坡两地的商务人士,这一点从排班和座位布局上可以看出来,是彻头彻尾的红眼航班,完全不占据白天的工作时间,而且直接取消了经济舱。从硬件软件本身来说,虽然空乘非常敬业负责,但无奈座椅本身有缺陷,而且吃的东西也不太尽人意,所以整个航班离完美还有点距离。如果我是真·商务人士的话,我猜我还是会最看重航班时间,所以说不定会对这个航班爱不释手。但目前这条航线对于我来说,主要还是体验它的新奇,人类航空工程学的骄傲,以及“世界最长”商业航线的名头。如果大家对这种超超超长航线很感兴趣的话,下图列出了目前世界最长的十条商业航线,大家有飞过多少个?我数了一下,除了这次新加坡-纽约之外,好像就飞过达拉斯-悉尼(而且还是经济),希望以后有机会把其他几个航班都体验一下。

彩票app